人间丨半个世纪前,与邻人之妻肆意狂欢的美国人

发布时间:2019-09-23 12:46:06 来源:顶级贵宾会-顶级贵宾会网址-顶级贵宾会官网点击:7

  当布拉洛把这些告诉朱迪斯的时候,她变得满怀敌意,谴责他侵犯别人的隐私,还说她早就知道那男人的背景了,他已经亲自告诉过她。而且,她告诉丈夫,他这种恶意刺探只让她确信了和他分开是明智的。

  布拉洛放弃了所有和解的希望,脸色阴沉地和她一起办了分居手续。他同意给孩子们付抚养费,她每周给他几天时间和孩子们在一起,她也答应不让任何男性朋友在家过夜。

  之后几个月里布拉洛和朱迪斯仍旧定期相见,不过都是在布拉洛来见孩子的时候简短地会个面。她似乎不费吹灰之力就适应了分居的生活,精神很好,看起来也更能控制情绪了,她现在不只和一个男人约会。

  布拉洛的境况可没有这么好。对他来说最近几个月紧张狂乱,令人沮丧。他和各种各样的女人约会,但是最轻微的关系发展都让他退缩。尽管两次接受威廉森夫妇的邀请参加“砂岩”的聚会,还有一次周末一起出游,那次他们还带来了迷人的女伴,他仍旧觉得被冷落、郁郁不乐。现在得不到的朱迪斯似乎比原来更加撩人心意、不可取代了。

  工作也从没像现在这样令他厌烦。他估计,用存下的那些钱他可以生活一年,不用正式工作,所以他打起精神递交了辞呈。

  他想骑摩托短期旅行,在沙漠里待一段时间;而且大胆地承认了很久之前的雄心大志:他想写一部小说。那将是不顾廉耻的自传体,一个关于他婚姻的故事。过去,当他妻子被勾跑,而他自己在办公室和“砂岩”间穿梭往返的时候,他记了大量的笔记,描述对身边的事和自己心理状态的印象及反应。

  这些日记是有意识的发泄,但现在当他回头再看的时候,却因窘迫而畏缩。重读自己的生活没有把他从绝望中解救出来,反而加重了它:曾使他生活稳定的爱与秩序,不论是什么,都已经献祭给了一时兴起的试验与反复无常。

  他试着想象那些夜晚,要是他没有带朱迪斯去,——那里奥拉利亚、盖尔和阿琳·高夫看起来如此魅惑而触手可及,他的婚姻会怎样;不过他怀疑,就算他抵制住了威廉森解放传统婚姻窒息束缚的允诺,结果也还是一样。

  尽管看到朱迪斯回应其他男人让他非常痛苦,布拉洛并不是不清楚自己获得的许多补偿,但当他现在读起自己空洞的回忆录,一切似乎都简化成情绪的碎片,毫无意义地消散了

  他孤独一人,没有工作,丝毫没有希望。

  几个月过去了,虽然布拉洛继续去看望孩子们,却已被盲目迷惘占据。就是在这种颓唐的状态中,他听到了阿琳·高夫的消息——他和她曾有一小段情史,但她和朱迪斯一样已经离开威廉森的团体。